回顧這場選戰,川普與希拉蕊在人身問題上相互潑糞,纏鬥不休,因中產階級流失、貧富差距擴大而走向分裂的美國,再度被嚴重撕裂。可以說,這場齷齪的選舉,揭露了美式民主脆弱的一面,川普的勝選,會是美式民主逆流的開始嗎?

這一波民主逆流,對台灣而言並不陌生,從2014年太陽花運動開始,台灣的意識形態對立就被推上高峰,民主被仇恨染色,社會也陷入巨大的內耗空轉。但輻射式向外觀探,卻可以發現,英國脫歐、歐盟國家極端民族主義政黨崛起、南韓朴槿惠深陷閨密門風暴,民主危機顯然是系統性的全球危機,已經到了必須系統性體檢的時候了。



濾水器 if (typeof (ONEAD) !== "undefined") { ONEAD.cmd = ONEAD.cmd || []; ONEAD.cmd.push(function () { ONEAD_slot('div-inread-ad', 'inread'); }); }





民主信心低落的此刻,應先試問民主的核心價值。即便這次美國總統大選,各方驚詫怎會選過濾器 水世界出一個不可預測、難以捉摸的狂人總統,但從選票結構來看,希拉蕊總得票數其實還小贏川普,但在美國「選舉人團」制度下,希拉蕊是在「選舉人票」上落後給川普。因此,不能把這場選舉結果解讀為美國多數人民的主流意志支持「狂人總統」,更不表示美國主流民意贊成「狂人施政」。加上希拉蕊綿密糾結的政商關係、啟人疑竇的電郵門,亦是致命傷。無奈的美國人民,只是被迫在兩個爛蘋果中挑選其一。

另一方面,美國大選仍顯現了美式民主的深厚底蘊,希拉蕊在選舉結果揭曉後,立即表示接受,並致電川普道賀。她是美國歷史上第5位總得票數勝利,但選舉人票數落敗的總統候選人,就普遍民主而言,選舉人票制度未必合理,但也彰顯了美國尊重少數的聯邦主義精神,先後已有5位總統候選人願意尊重制度,接受選舉結果,這正是美國民主的力量。

曾在競選時嗆聲:「如果當選,將把希拉蕊關起來」的川普,卻在勝選演說中改口說:「希拉蕊對國家的長期奉獻,我們欠她一個應有的感謝。」顯然川普準備從「選舉」模式,切換為「治國」模式,這是美國民主政治成熟的一面。

探究全球性民主危機成因,可以發現,全球化及自由市場經濟帶來貧富差距擴大、產業流動與新移民的競爭,剝奪了弱勢工作機會、年輕人失業率上升,種種問題,又因為政治平庸化、代議士熱衷政治分贓、官僚組織消極保守,形成民主政府失能,民眾關心的問題未能得有效解決,才漸漸蓄盈累積了強大的民怨,衝擊了民主政治的運作乃至於信任。要讓民主政治繼續往前走,就要解決代議失靈與政府失能這兩個問題,增加直接民主的比重,加大公民參與是必走之路。

相應於政府的遲頓反應,網路時代的來臨,造就越來越多更有知識、更有獨立主張與判斷的選民,透過社群與眾多新穎的資訊網路工具,這個世界行動越來越快速,表達意見的管道越來越多,草根民意的快速凝結、也快速的展現力量,加以長期和平的世界,使得人們的生活水平改善,相對於以往變得更加富裕,有錢、有閒、有知識、有主見與判斷的人大量增加,過去實施直接民主所欠缺的條件,現在已經漸漸具備,這群越來越有知識、財富、時間與影響力的新型選民,政治參與意願提高,將是民主政治成長與適應變遷的新出路。

美國大選揭露了美式民主的脆弱,美國二次世界大戰後的世界警察角色及實施雷根主義經濟發展策略,造成美國孱弱的經濟體質,相對中國經濟迅速崛起、政府治理效能極高、社會治安良好、居民生活穩定,「中國模式」受到世界普遍艷羨,但美國終究擁有250年歷史,美式民主已經過檢驗,是可以和平移轉權力的體制。

至於台灣的民主逆流問題,可能更為複雜,首先,台灣民主是否可長可久,尚未經過歷史的驗證。第二、民進黨政府有恢復威權主義傾向,憲政主義可能遭到鯨吞蠶食,民主可能逆轉。第三、台灣社會文化與西方法治社會思維與行為模式仍有差距、對「明君」與「善治」的期待仍深,「中國模式」可能更容易滲透台灣。台灣的美式民主將受到嚴厲的檢視。(系列完)

(中國時報)

創作者介紹

黃琬堅

jillmcdaniid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